大庆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唯冠胜诉变脸拒付律师费遭国浩起诉

发布时间:2019-05-15 01:14:19 编辑:笔名

唯冠拒付律师费,毫无根据可言,根据我们的判断,法院将在短的时间内作出对我们有利的判决。国浩律师事务所的谢湘辉律师昨日对证券时报表示,上周国浩已将唯冠起诉至深圳盐田区法院,虽然目前尚未立案,但国浩并不担心诉讼会出现变故。

国浩律师事务所是深圳唯冠的代理律师事务所,几乎全程参与了唯冠与苹果之间的诉讼,而谢湘辉律师则是主要的代理律师。经过旷日持久的举证与审理,广东高院终于7月2日宣布唯冠与苹果达成和解,由苹果向唯冠支付6000万美元以取得IPAD内地商标权。

本来是相对美满的结局,但由于唯冠拖欠国浩约240万美元(约合1500万元人民币)律师费拒不支付,上周国浩已将唯冠起诉至深圳盐田区法院。换言之,在唯冠、苹果和解之前,国浩与唯冠还是合作伙伴,而和解之后,这对合作伙伴却将对簿公堂。

按照业内一般规则,在诉讼之前,我们应收取部分甚至全部费用,但唯冠与苹果的诉讼较特殊,因此我们并未提前收费。该案件自初立案到终和解,国浩始终垫付律师费用,现在唯冠收到和解金却不支付律师费,我们对此表示愤慨,因此才起诉唯冠。谢湘辉告知,在唯冠与苹果的案件中,国浩承担了极大风险,因为国浩与唯冠签订的是风险代理协议,一旦唯冠败诉,则国浩不会收到一分钱的律师费,只有唯冠胜诉,国浩才能获得律师费。而现在唯冠已胜诉,却以种种理由拖欠律师费。

谢湘辉说,由于国浩签订的是风险代理协议,因此完全可以依照业内30%的费率收取律师费,但国浩并未如此,依然将费率定在4%,上述240万美元即是据此得来。他说,在唯冠赢得IPAD商标官司的整个过程中,国浩付出了大量的成本,包括动用京、沪、深在内的大量律师团队,该成本即是唯冠的维权本钱。因此谢湘辉相信,盐田区法院会在短的时间内判令唯冠支付律师费。

对于唯冠拒付律师费的缘由,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唯冠负债累累,债权人对苹果支付的6000万美元虎视眈眈,若国浩再收取240万美元律师费,则债权人所能分配的收益必然相应减少。事实上,6000万美元远不能抵偿唯冠的负债。

对此,谢湘辉坚决反对,我们早已与唯冠的债权人签订了债权人协议,债权人同意我们在唯冠胜诉后收取律师费,拿债权人作为拒付律师费的理由明显是毫无根据。

唯冠大楼:唯冠的见证者

昨日下午暴雨倾盆,证券时报来到位于深圳盐田区的沙头角保税区。走进园区,唯冠大楼依旧巍然屹立,少在表面上,这不像是一家已经行将走向死亡的公司。步入办公楼,只见到了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保安,通向办公楼里面的楼梯斑驳破旧。

这位保安告诉,他所任职的深圳中安保实业有限公司于2010年12月即受法院拜托负责看管唯冠大楼,目前唯冠大楼空无一人,且除了部分资料之外,相干资产已被悉数清算,而大楼也将在近日被拍卖。保安表示,在7月2日广东高院通报唯冠与苹果达成和解以后,中国银行的工作人员曾前往唯冠大楼,但保安拒绝了中行人员上楼探查的要求。

资料显示,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8家银行是唯冠债权人,此前唯冠与苹果关于IPAD的商标纠纷可理解为中国银行等债权人与苹果之间的纠纷,在唯冠已经资不抵债的背景下,通过IPAD商标向苹果索赔至少可以抵偿部分债权。

上述保安告诉,在唯冠与苹果打官司期间,常有各种身份的人出现,既有唯冠内部人员,也有银行、地产中介、律师等,曾还有一个唯冠职工手持劳动仲裁书前往唯冠大楼要求唯冠支付拖欠的工资,而唯冠董事长杨荣山却几近从未出现在这座曾朝夕相对的办公楼。

沙头角保税区的工作人员也印证了上述保安的说法,称杨荣山及唯冠其他高管仿佛与唯冠撇清了关系,很少看到他们回唯冠。该工作人员表示,唯冠只剩下一个壳,原来的高管是否回来已无意义。但是他对唯冠的善后尤其是员工安置工作却颇为赞许,因此当提及唯冠拒付律师费而被国浩律师事务所起诉的时候,该工作人员表现得较为惊讶。

我见过杨总,不是不讲诚信的人,而唯冠曾是园区内光辉的企业之一,但现在唯冠并不是杨总说了算,即便杨总想支付律师费,唯冠那些债主未必愿意。说实话,苹果6000万美元和解金对于负债累累唯冠来讲并不多。上述工作人员说。

此前杨荣山也表示,6000万美元远不能抵偿其负债,唯冠原本打算向苹果索赔更高的赔偿额。6000万美元不是杨荣山预期目标,更未达到中国银行等债权人的预期,但目前的情况是,包括8家银行在内的100多个债权人只能依照权益比例分配6000万美元,而现在,国浩律师事务所的索赔还可能分走240万美元。

临走前,在人行天桥上居高而望,雨中的唯冠大楼在沙头角保税区的位置十分醒目,它见证了唯冠的兴衰,但随着拍卖日期的临近,唯冠大楼又将迎来新的主人。

痛经要吃什么中药调理
痛经简单的止痛方法
女人身体瘦弱疲劳月经不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