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殊途桐归

发布时间:2019-06-26 03:01:24 编辑:笔名

祭离的千钧笔横划而出,向后退出了一步。(有?(意?(思?(书?(院“我来。”两道黑影同时从祭天台内窜出,迎上了妖魔将领。秦梓桐甩了一道淡墨当空到妖魔将领身上,成功将他的仇恨拉到自己的身上,拖着它就跑。祭离则紧跟在旁边,时不时加上一手,帮着拖开Boss免得秦梓桐被追上。徒留守在祭天台的几个人被这突发的情况唬的一愣一愣的。【密语】好友梧姐对你说:咋样了?【密语】你对梧姐说:在逃跑。【密语】好友梧姐对你说:好吧,不打扰你了,慢慢跑……“溟……,姐,现在怎么办?这些刺客貌似不只想缠住我们。”跑离祭天台之后,就有四个刺客从后面摸了上来,紧紧尾随在两个人的身后。“继续跑跑,然后被杀。”“啊?”“等会儿再解释。”不反抗的墮灵,就是一个薄皮大馅的包子,三下两下就可以搞定。很快就被砍倒在地,化作流光,回忘川转生去了。幽州·忘川忘川作为幽州西南的一个大型子地图,它的附属范围极大,包含了往生殿、十八层炼狱、曼珠沙华之海、珍朽阁、忘川河以及转世渡口等中型地图。而其中被玩家称为忘川的,确是指忘川河。那一条在一片开满曼珠沙华的沼泽中蜿蜒流淌的黑色大河。河的源头有一座八角亭,亭子硕大无比,横跨两岸。亭中有一些立起来的无盖石棺,那是死亡玩家复生的地点。亭子正中央高起的台子上有一个白发苍苍、身形佝偻却面庞皎洁宛若少女的NPC,便是孟婆。从她那里买了孟婆汤喝,就可以通过她身旁的神石传送到大荒任意地方。不过,这个任意,其实只能传送到玩家绑定的神石。而且忘川只能往外传,不能向内传。所以除了不幸在野外身死并且没有祭祀复活的玩家,其他人很少到忘川来。孟婆身侧的两口石棺闪了闪,祭离和秦梓桐从里面走了出来。“呕~”祭离扶着石棺,弯着腰干呕,“这跑忘川的感受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心,好久没来过了。怪不得都喜欢多带几个祭祀!”“你还好吧?要休息一会儿么?”“不用不用,已经好多了。溟音姐,你都不难受的么。”回到忘川复活的惩罚除了装备磨损之外,还有如极限过山车一般的眩晕感。曾经有人连死好几次,晕过头了,被系统判定身体状态不合格而被踢下线,可见死亡惩罚有多么可怕了。“还好,已经习惯了。没那么难过。”秦梓桐伸展了一下身体。“别叫我溟音姐了,我现在叫逝忆。你可以叫我逝忆姐。”“逝忆姐。你什么时候会溟神?”“那你可以告诉我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么?”“能……不问么?”“好,我不问。那我带你去捞尸晶,顺便训练一下你的水战能力。”顺着忘川漆黑的河水一直往前,可以走到河流的尽头——一片广袤的宛若海洋的黑色大湖。传说,所有不愿超度或者无法超度的灵魂,在忘川水的冲刷下,会在这个湖里沉底,化为尸晶。一般情况下,落进洪荒里的大小湖泊河流是不会淹死的。只有在身上挂着战斗状态的条件下,或者是特殊的水域地图,才会触发溺水效果。忘川,便是特殊地图的其中之一。当初为了打捞有提炼装备属性条目作用的尸晶,大片大片的尸体溺死在这里,忘川便一度成为真正的死亡之地的代名词。后来,为了保证效率,和没必要的死亡带来的装备损耗,散兵游勇很少来到这里,基本上都是专业俱乐部或游戏工作室组织打捞,然后用以自用以及向外出售一部分。“呃~”祭离望着黑的无边无际的大湖,心底有些发怵,“这的要在这里练么?找个安全湖行不行。”“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换个湖不会溺死,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秦梓桐对她鼓励的笑笑,“不要紧张,墮灵的先天优势比别的角色要好上不少呢。”因为是沉尸在墨池中因怨念而复生的鬼魂类人物。所以,墮灵天生的属性里对水的抗性要比别的职业多百分之五十以上。“来,先在浅水游两圈,就当是在门派的墨池。”侯马屯·祭天台诡妄魔神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周天阳上前摸了摸,摸出一地的材料。挑拣了一番,分类放进了国库。“青龙,无风他们还好吧。”“刚刚那些刺客都退了,没事了。”杨青殊想了想,“祭离呢?还有另外一个魂堕人呢?”周天阳看看好友小窗,有些苦笑不得的说道,“两个人被杀到忘川去了,现在在忘川那里捞尸晶。”“捞尸晶?”杨青殊挑眉,“还真是心宽的很啊。走吧,我们也过去一趟,都有人开始捞了,让芳菲派一队打捞小分队过去吧。”幽州·忘川漆黑的湖水“哗啦”一声响动,从中冒出一个人头来,迅速游到浅水区,趴在岸边大口的喘气。然后身后又是一声破水声,另一道身影从水中缓缓游来,看状态却要比之前那个的状态好上不少。“怎么样,还可以吧。”祭离喘了一会儿气,拍拍胸口,转头问秦梓桐。拧了拧头发里的水,咧嘴一笑,“不错啊,你的水性挺好的。”“我只捞到十个尸晶,溟音姐,你捞了多少?我记得你刚刚一直在深水区捡来着。”“佛曰:不可说。”秦梓桐神秘的笑笑。“等一下,杨队发消息了,我看一下。”祭离坐在水里,打开了好友聊天的小框。秦梓桐打开自己的,发现也有一条消息被屏蔽下来,刚刚没有看到。【好友】梧姐:你在干嘛?看到回我。【好友】逝忆:你找我干嘛?【好友】梧姐:!这么慢,你刚刚在干嘛!你和祭离在一起吗?【好友】逝忆:是啊。【好友】梧姐:那啥,杨青殊他们要过去……哈,那啥,我就跟无风他们练级去啦。【好友】逝忆:/大汗/好,我知道了。……【好友】祭离:杨队?【好友】青阳将:你们还在忘川?【好友】祭离:在。【好友】青阳将:我们过来了,你们等在那里。【好友】祭离:好。“行了,他们还在,我们出发吧。传送到往生殿再跑过去。”杨青殊收起小框。林雪攥着手里的惊鸿笔,神色勉强,“不就是死去忘川,有必要这么劳师动众的跑一趟么?”“你可以不去。”杨青殊的神色淡淡,“白诺,唐风,你们两个和林雪一起,先回势力驻地做基础训练吧。”“好的,杨队。”白诺将手上硕大的盾牌收进背包,重剑别到背上。唐风也将手上的弓箭和背后的箭囊收起,召唤出坐骑三角羚,牵着缰绳站在旁边。可真不用去了,林雪又不乐意了,“为什么,我要去!”“水战训练你次次排名倒数,连预备队的都不如,枉费你墮灵角色的优先属性。我们去捞尸晶,你去干嘛。玩溺水么!”“我……我……哼!不去就不去,你们这些人,冠冕堂皇,不就是想要赶我走。我是不会走的,不会!”说着,招出坐骑月兔团团,飞快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那个,杨队,我们还要跟上去么?”“跟着吧,省的又惹出什么是非来。”诺丁城·溟神驻地白诺和唐风看着林雪走进了房间,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两个人刚坐在凳子上,连屁股都没有坐热,就被大厅里传来的一阵噪音惊动,急匆匆的跑出去。大厅里一地狼藉,制作精美的桌子、椅子被踹翻在地上,茶盏、茶盘滚落一地。花盆碎片,泥土和花卉植株洒落在大厅的地面上,脏乱无比。负责战队后勤的后勤组负责人四月芳菲站在大厅门口,面色难看的狠。“芳姐,这是怎么了?”白诺吃惊的看着满地的残渣,这刚刚还是好好的,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这样!“还能有谁,还不是那位大小姐今儿个心情不好,拿我们开涮么。”也不怪芳姐的语气不好,大厅外还有几个后勤组的工作人员,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谁也不高兴平白多了那么多工作不是。“林雪?”白诺皱皱眉,“这又是怎么了。刚刚回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谁知道。大小姐脾气,真当战队是她的么。技术不怎么样,脾气还挺大。”“这……”林雪靠在门背后,偷偷听着外面的对话。贝齿紧紧咬着下唇,眼神里酝酿着浓厚的恨意。凭什么,你们凭什么指责我的不是。师傅是念堕鬼手,墮灵个人排位的者,技术水平整个职业联盟有目共睹。我是师傅亲手教授的,师傅都没说过我半句不是,你们凭什么!分明就是这个队伍,对墮灵的要求太高,就是在压榨选手的职业生命,竟然还来指责我的技术不怎么样。四月芳菲,你就是因为溟音,她是你的朋友;因为祭离,她也是你一起玩起来的伙伴。你就是怕我占了这个位置,影响了你的前途。贱人,你就是巴不得我过得不好。一个后勤组的负责人,竟然当众说我的不是。一定是溟音,要不就是祭离,一定是她们,一定是她们授意的!混蛋,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一定不会。撞到我手上,别怪我心狠手辣!“嘭!”里间房间的门猛的打开,林雪蹭蹭蹭跑到四月芳菲面前,“啪”的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林雪!你发什么疯!”四月芳菲被这一巴掌打的有点蒙,捂着脸瞪着林雪。满脸不在乎的甩甩手,瞥了一眼四月芳菲,“活该!”“你!”四月芳菲提着扫把想要打林雪,被白诺拖住手,阻止她扑上去,“林雪!你这是准备闹事了么!你不被杨队赶出去才怪!”“赶出去,赶出去!你就知道赶出去!凭什么,凭什么!”“哼,就凭你那手烂技术,有什么资格留在溟神。”白诺示意唐风上前,隔开了两人,开口圆场,“芳姐,林雪。大家都是一个战队的,没有必要闹得这么僵。这里太乱,我们去会议厅坐坐,慢慢谈,行不行。”“白诺,不用你做和事老,我倒想听听她有什么委屈。溟神这一年,比赛屡屡失利,有哪一点迁怒到她的身上了。还是有哪一点福利上,亏待她了?”林雪冷笑,“没有亏待,你们一个个都想让我立刻滚。你,没这么想过?白诺,你没想过吗?唐风,你呢?你们,一个个,一个个,都巴不得,我立刻滚出这里,滚出溟神,不要阻挡你们夺冠的路。可是,夺不了冠,不只是我的错……”直视着四月芳菲的眼睛,“杨芳菲,我师傅被评为念堕鬼手,技术不错了吧。可他被你们逼到过度劳累,导致早早失去了参加比赛的实力。你们都知道,《洪荒》的职业生命,那么长,他才参加了几年的比赛?正是事业的上升期,就被你们扼杀了未来。哈哈哈哈哈哈,溟音,溟音,溟音,溟音!除了那个虚无缥缈的鬼神,谁能达到你们的要求!”“韩漠退役,真正的原因是……”“芳菲!”祭离在忘川想了想,觉得留下来并没有什么事,加上还要回学校解决实习的问题,所以干脆的抛下秦梓桐,传回了驻地,倒是比从往生殿转道的杨青殊一行人快上不少。“芳菲,答应韩漠的事情,别忘了。这些事,杨队说过的,不许说!”“藏着掖着,能是什么好事情。别自己做了事,要让我师傅背黑锅。哼!”说完,林雪干净利落的下线了,徒留四月芳菲等四个人尴尬的留在原地。“看着我干嘛。”祭离看看白诺,又看看唐风,耸耸肩。“芳菲姐,我近还要去学校解决一下之前志愿指教的事,所以可能不能上线,你记得,帮我把材料收集一下,我回来就敲装备。”“好。”祭离没有表情的脸流露出些许笑意,在原地下了线。这时候梨花针唐风终于憋出了一句话,“芳姐,那件事……”“暂时,都忘了吧。现在这情况,闹起来也伤肝伤肾的。当初要是溟音还在,溟神不会落到现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境地。唉~”四月芳菲对着门外的工作人员招招手,着手打扫起来。白诺猛的给唐风头顶来了一个大栗子,低声道:“你个锯嘴葫芦,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来。”“我这不是……算了,不说了,训练去。”“哎!你个闷葫芦!你等等我。”白诺追了上去,“记得别提那件事啊。不然队长又要伤神好久。”“知道了,还要你罗嗦呀。”“哎,你给我站住!”

滨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通辽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