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危险的经济学家

发布时间:2018-12-14 00:57:21 编辑:笔名

危险的经济学家

程凯

有人对经济学家很感冒,以为专家比政客好使,因为更加专业,“专家治国”问题会少很多。对此我真不敢认同,你看意大利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11月初破了一次7%,经济学家马里奥·蒙蒂换下绯闻总理贝卢斯科尼后,事情也没好多少,现在这个国债利率又突破7%了。

我不是对蒙蒂有什么意见,而是想说,如果以为把一团糟的世界经济交到经济学家手里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这肯定是一种幻觉。经济学家其实很危险。

说经济学家很危险,也不是对这些人本身有意见,危险的其实是他们所教授的理论可能出问题。1936年,凯恩斯在《通论》结尾就写下了这样的句子:“不论早晚,不论好坏,危险的东西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

围绕凯恩斯的是非,大都和这句话有关,因为《通论》思想影响之大,导致了这样的一种经济学分裂:你要么是一个凯恩斯主义者,要么是一个反凯恩斯主义者,夹在中间的人可能会人格分裂。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曼昆正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居然被学生罢课了。

曼昆其实是一名新凯恩斯主义者,他们的主要工作是为凯恩斯主义的宏观经济理论寻找微观经济学的基础,他们坚持凯恩斯主义的大部分观点,同时也认为市场能在大多数时候运行得很正常。

中国人知道曼昆,是因为他是畅销的经济学教材的作者,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曼昆的理论创新之一,是发明了一个“菜单成本”的概念,用来解决凯恩斯的工资和价格刚性问题,简单地讲,就是在遇到成本和需求变化的时候,一间餐馆的老板为什么不愿意改变价格来做出调整,曼昆的答案是重新制作一份菜单也是有成本的。

这个菜单成本听起来是不是太神奇了。至少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们,餐馆涨价是一件很频繁的事情,更不用说已经有餐馆开始使用IPAD点菜了,重新印刷菜单的成本为零。像曼昆这样为宏观经济理论寻找微观经济基础,一般人是难以理解的。在普通人看来,凯恩斯主义和反凯恩斯主义的分歧,不是市场能否快速自我调节,而是政府应不应该干预市场。一种已经形成的常识是:凯恩斯主张干预,反凯恩斯的主张放任。

尽管曼昆是一个新凯恩斯主义者,但是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上,他还是更相信市场,希望减少政府干预。根据约翰-卡西迪的记录,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曾有过一个经济学家会议,会上很多经济学家都提出了一个疑问:金融危机应当怎样改变我们教授经济学的方式。对于这样的疑问,曼昆的答案是,经济学家应当继续强调危机前的正统经济学。一下子曼昆就变成了另类,同样来自哈佛的本杰明-弗里德曼就调侃说:“在我们这个职业中,很多人喜欢写和教,但是他们的对象并不是我们生活其中的真实世界。”

听说曼昆被罢课的消息,很多人都把曼昆的那本《经济学原理》翻了出来去寻找答案,为什么曼昆会因为这样的一本教材受到质疑呢?它不是这个世界上畅销的教材之一吗。有人甚至会一一列出《经济学原理》开篇提出的经济学十大原理,希望发现一些端倪。

其实,曼昆的这本教材并无特别之处,基本体系也和市面上出售的其他西方经济学教材一模一样,所谓的十大经济学原理也都是所有经济学家们都必须承认的理论基础,并不会导致经济学家的分歧。曼昆的长处,在于他写出来一本轻松易懂的教科书,写了本畅销书。是不是因为这本书太畅销了所以当学生们感到象牙塔里的理论太脱离实际时就自然找到了曼昆当成战斗的靶子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们知道了曼昆在上面那个经济学家会议上的表现就可以理解了,他遭到学生罢课也决不是受到了“冤枉”。

经济学家是危险的,当然不是因为他在象牙塔里教书,而是象牙塔总是会脱离实际,其实,让象牙塔脱离一点实际也没有关系,因为有的时候理论的确可以超脱一点,可当理论和实际脱离的太远并且导致了不可承受的后果的时候,还是坚持理论的简洁和完美那就是执迷不悟了。

在美国,在欧洲,政府为了挽救市场,或者说得更加准确一点是为了挽救银行所做出的努力一直在遭受质疑。尤其是现在,当政府为此背了一身债务以后,当国债危机出现时,市场的支持者们开始嘲笑了,你看政府也不行吧。他们已经忘记了,到底是因为什么政府才背上了这样的债务?难道不正是为了银行吗?

像曼昆这样的经济学家在象牙塔里影响还只是潜移默化的,如果让经济学家直接走到前台,成为一个总理又会怎么样呢?如果这个总理是为了减少政府债务而上台的,危险就更大了。不要以为减少了政府债务就解决了问题,问题的关键根本不在此,而在于被政府债务所挽救的银行还没有做出根本的改变,就像象牙塔里的理论没有改变一样。甚至没有人要求他们做出改变。

我就奇怪了,为什么市场犯的错误,市场不需要一丁点改变呢?

成都塑料周转箱
光伏支架价格
防火卷帘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