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带着农场混异界第二十一章上门

发布时间:2020-01-24 21:18:05 编辑:笔名

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二十一章 上门

而赵海之前,用过一种魔族的心法,这种心法是可以把心魔给吞噬掉的,但是其实这也是一种观想方法,正常的观想方法,就是修士用的观想方法,他们的观想方法就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你要观想的东西上,对于外物完全的不去理会,这就是修士用的观想方法。

而赵海之前用的那种魔族的心法,是一种比较特别的观想方法,这种观想方法是比外外放形的,他其实也是一种观想的方法,但是在观想之前,他会先给自己一种心理暗示,告诉自己,他的观想法相,是无比强悍的,是可以吃掉所有杂念的,吃掉一个杂念,他的法相就会壮大一分,这其实是一种催眠在加观想的方法,其实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方法。

当然,当你的观想时间一长,达到了一定的成度时,那危险成度也就会降得十分的低了,这也是为什么赵海没有把这种心法教给血杀宗所有弟子的原因,这种方法其实是很危险的,一但你给自己的心里暗示不够,那当你的观想法相,去吞噬那些杂念的时候,可能会反过来,被那些杂念所吞噬,那你走火入魔的就更快了。

用一个简单点的比方,那就是修士的观想方法,就是先修建一座城池,然后自己呆在城池里,干自己的事情,城池外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去理会,等慢慢的自己的城池越来越坚固,城里的士兵越来越多的,自己的实力越来越强了,那城外的事情,也就不算什么事情了。而赵海用的那种魔族的方法却并不是这样的,他不修建城池,而是直接就去与敌人战斗,战胜了敌人,你就会吸收敌人的力量,让自己变得更强,当你吸收的敌人的力量越是多,你的实力也自然就是越强,但是如果你不是敌人的对手,那就只有被敌人消灭的份了,一个相对来说十分的主动,一个相对来说,十分的被动,这就是这两种观想方法的不同之处。

所以修士的入定虽然说有很多种,但是总的来说,任何一种入定方式,其实都跟观想是分不开的,而现在兰卡和小黑妖,其实就是进入到了观想入定的情况,他们观想的是自己的本命法器,他们是研究自己的本命法器,他们的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自己的本命法器上,这就是观想。而之前兰卡所说的,他看到了一个光团,那其实就是他的一个杂念,要是他真的被那个光团所吸引的话,可能会有一些危险。

赵海兰卡和小黑妖全都入定了,赵海也不由得满意了点了点头,对于兰卡和小黑妖的表现,他还是十分满意的,他们两个的天赋都很不错的,在加上又有奇遇,所以他们以后的修练,应该会十分的顺利,当然,那也得是在他的指点之下,要是换成一般的人,不可能做到他这一点儿的。

就在这个时候,赵海的耳朵却是一动,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接着他一挥手,一个护罩,直接就把兰卡和小黑妖给罩在了起来,随后赵海阴沉着脸站了起来,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一阵的敲门声传来,随后就有一个声音传进了院子,就听到这个声音大叫道:“开门,快开门,不要以为不开门就没事儿,我知道你们在里面,滚出来,别以为一个法阵就给护你们周全,在不开始,我可就要破门而入了。”

赵海之前之所以用护罩把兰卡和小黑妖给护住,就是因为这个,要是让兰卡和小黑妖听到这个声音的话,那么他们两个一定会被惊到,要是他们真的被惊动的话,那他们不只不能入定,弄不好就会被杂念所吞噬,直接就走火入魔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赵海的脸色才会如此的难看,他已经知道门外来的是什么人了,他本来想要过几天在把那些家伙给收拾了的,却没有想到,那些家伙不知死活的,现在就过来了,那他也不介意,现在就把那些家伙给收拾了。

一边想着,赵海一边往前走去,很快就到了院门前,一伸手,打开了院门,在院门的外面,站着很多的人,足有几十个,这些人全都拿刀带剑,一脸的凶相,而领头的,却是一个身才高瘦,一脸阴沉的家伙,这个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武士服,长的很瘦,一对三角眼,在加上一个大大的鹰钩鼻子,怎么看都给有一种十分阴险的感觉。

在赵海打量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也在打量着赵海,他从他手下那里听说了赵海,也听说了赵海变成了兰卡的师父,兰卡是他的目标,他当然是不可能放弃这个目标了,所以他先把兰卡身体的保护伞,一个一个的清理掉了,就在他已经把所有人全都清理掉的时候,赵海却出现了,这让他如何能忍。

而他之所以要对付兰卡,因为是兰卡身上的一件东西,当然不是那把飞剑了,那把飞剑虽然不错,但是那并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是另一件东西,一件很少有人知道,甚至是没有人注意过的东西。

赵海的卖相其实并不是太好,长相平凡,身上也没有什么气势,在加上现在穿着一身灰色的武士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散修了,虽然赵海现在一脸的不高兴,但是那人却没有放在心上。

赵海看着那个人,沉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敲门?”赵海其实已经看到之前他跟兰卡从院子里出去的时候,在隔壁遇到过的那些血刀帮的人了,那个跟他说话的人,就站在这个瘦子身后,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他想要套套话,看看这些家伙,为什么要一定盯着兰卡,因为早上那个血刀帮的人,在与他说话的时候,赵海就已经明白了,那些家伙盯着兰卡,不是为了兰卡的飞剑,而是为了别的东西,在加上老刘头的反应,让赵海知道,兰卡的身世怕是不简单,那这些人盯着兰卡也就可以理解了,赵海自然也就更想要知道他们的目地了,所以赵海想要在这里跟他们套套话。

那人看着赵海,突的冷冷一笑道:“你就是赵影吧?果然有胆子,竟然能对我们血刀帮看中的人下手,我看你是活够了是吧?”他也没有客气,上来就是威胁,而且一副完全不把赵海放在眼里的样子,不过他的话,也确实是有一定的效果,因为赵海原本并没有把赵影这个假名告诉他们,而他们这么快就知道了赵海的这个假名,可见他们的消息还是十分灵通的。

赵海之前跟老刘头说过赵影这个假名,他之所以用这个名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当时想到了影族,所以就用了这个名字,而且他觉得,自己赵海这个名字,还是不要用为好,因为影族应该是已经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了,要是他在用这个名字,要是真的遇到了与影族人关的人,可能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的。

赵海看着那人,沉声道:“你还同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怕你,说出你的来意吧。”赵海当然是不可能怕他的,他只是想要从他们的嘴里,多知道一些事情,所以才会问这些问题的。

那人看着赵海,随后冷声道:“我是血刀帮的刀帮,血刀神鹰仇万千,小子,你记住了,下了地狱别忘了报上我的名字。”那人十分拉风的说出了自己的外号,同时一脸高傲的看着赵海,好像是赵海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被吓到一样。

赵海却是一脸古怪的看着那人道:“血刀神鹰?血刀我差不多可以理解,你是用刀的?那神鹰是因为什么?因为你的鼻子吗?”赵海难得的对那人调侃道,在他看来,这个家伙起了这么一个拉风的名字,实在是没有什么道理,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他的鼻子吗?

仇万千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他两眼死死的盯着赵海,杀机必露,随后冷声道:“赵影,你这是在找死,本来我是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但是我现在决定了,我要折磨你七七四十九天,用九九八十一种不同的方法来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赵海看着仇万千,突的一笑道:“行了,我也不是吓大了,别用这样的方法来吓唬我了,又七七四十九,又九九八十一的,你做算数题呢?我只是十分的好奇,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要一直找兰卡的麻烦,别跟我说为了什么飞剑,那根本就不可能,之前我就试探过了,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为了飞剑来的,而且你看看你们这些人,个个都拿刀带剑的,那些刀剑可全都是法器,你们是不会看上兰卡手里的那把破剑的,说吧,你们是为了什么。”

仇万千看着赵海,冷笑道:“行了,你也别装了,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们当然不是为了那把破剑来的,我们可不是那么得到一块法器残片就十分开心的穷鬼,我也不必在我们面前装模做样的,我就不信,你不是为了那东西来了。”

赵海看着仇万千,轻噢了一声道:“噢?你这么说,我到是更加的不明白了,我只是在镇外看到了兰卡,发现他的天赋不错,就收他做了弟子,我还真的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儿,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是一般的东西,我可以直接就做主,送给你们就好了,也省得你们老是找兰卡的麻烦。”

大连210医院预约挂号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口碑怎么样
重庆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南充治癫痫病的专家
海南男科医院排行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