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五百五十二话 无畏的死和担心的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7:12 编辑:笔名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五百五十二话 无畏的死和担心的人

类似的惨剧又要发生了,而且这次留给陈静和丽雅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教授,没有招架的机会,没有顶嘴的可能。烈焰爱开心的走过来,双手在丽雅的身后摸了一遍,然后又放开靠近陈静。

即便眼镜少女再怎么想要反抗,却也能为力,就算握住自己心爱的手枪,就连打开抱歉的力气也没有了。愤愤不平的少女只有独自闭上双眼,感受对方的来意,并且独自做出声的。

偏偏这手法在陈静整个上半身摸出燥热后,便立即减去力道,陈静只能默默等待着。烈焰爱来回在桌椅的这一侧游移着,像是在挑选猎物,接着她终还是将目标选作陈静。比较起娇贵的大小姐,陈静所拥有的坚定是从意志和精神两方面都极为强大的呢。

决定下来以后,烈焰爱便立刻离开,她似乎跑到附近不那么拥挤的桌面上,然后挪开上面几乎所有的东西。看着这么莫名奇妙的她,陈静惊讶地猜到,莫不是她要把自己给放在桌面上当实验工具吧。

这个想法很就应验了,当烈焰爱伸手用公主抱的姿势抬起陈静的时候,一侧的丽雅尝试挣扎过来抓住烈焰爱,不过这份尝试立刻就扼杀在摇篮里,毕竟连脚踝都开始打滑了。陈静被正面放在硬质木板上,构架出木板的只不过是一个长方形的意识桌,在脑袋的正上方还悬挂着一盏发亮的魔法灯盏。

强烈的光线让陈静晕眩,就算是想要睁开一条小缝也没有办法,迷迷糊糊的精神配上药物的作用造成了一副神游太虚的景致。陈静只能做着这样的梦,继而感受到冰冷的空气从隐藏的通风口开始抚摸上自己的前胸,貌似烈焰爱真的迅速打开了陈静的衣襟。

随着胸部的暴露,陈静自发地出现了一丝呼吸紊乱,因为空气中低温带来的突袭让陈静的大脑又清醒了一些,但是光晕的能量太过大,让她的双眼法工作。仅仅通过身体的触觉。下一秒钟,陈静惊讶地尖叫起来,然而颤动的声带却只能在魔法尘式的药物作用下变成声的运作,微微张开的嘴唇里面却嘶喊不出任何声响。

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正在轻轻敲击陈静的锁骨。通过触觉的感知,陈静一瞬间以为自己变成了被敲打的铜鼓,那小个的金属像是汤勺,不过用途却不是汤勺可以解释的。就是这样的东西,散发出令人颤抖的冰凉。

那是死亡的征兆么?这个疯狂的教授难道终想要将自己的身体开膛破肚用做研究?所有可怕的念头堆积起来,就算是陈静也不得不吓作了一团。她陈静不畏惧死亡,曾经和日照留美子双人直奔魔界的胆气和身手,然而大的问题是今日因为一个简单的陷进,却要在这里慢慢地面向恐惧和死亡,受尽这样的折磨才能去死。

这不可能!!!

奋力抵抗的陈静开始了第二波挣扎。身体各个部分时刻都能感受到那药物在作用,部的灵力都遭到了阻塞,就算是体力也在一点点的受到了压迫,现在看来大脑部分的神经也受到了管制,很多动作都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了。比起丽雅。陈静起码可以弯曲手指,像是突破了极限的动作了一样,然而这样的行动毫意义,疯狂的使用力气在外人看来,陈静只是频繁的咬紧嘴唇,频繁的钻进和松开手指,别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可以用这手术刀给你开膛破肚呢。当然,后的后如果我真那么想玩的话,还可以用这个带走你的贞操哦。”放下话语后的烈焰爱终于看到了陈静第三波的挣扎,向是跳出了浴缸的鲤鱼,带着完却在与整个世界的空气对抗。

没错,陈静就是这样跳进不属于自己主场的那个笨蛋。现在完受到了别人的掌控,就连生命都没有保证,还提什么脸面。默默地停住了挪动,但是陈静绝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流泪,不管发生了什么。因为日照留美子学姐的鼓励,她都会坦然面对。

烈焰爱开心地将金属刀具慢慢地,轻轻地在陈静身上游移,从上身慢慢地向着腿部靠拢,就在有什么超出虚痒以外的触觉将要发生的时候,光晕忽然移开了位置,空气中传来了教授愉悦至极的声音:“逗你玩的。”

“如果不是奥妮克大人事先就知道了你们的部计划而且答应协助你们的老大,那今天可有的玩了,正好萧罗斯因为黑暗精灵的事情被差遣走了,哈哈哈。”烈焰爱在光线侧移后,再次看清了陈静袒露的胸脯和愠怒的神色,越是得到抵抗,她就越是开心。“虽然奥妮克大人警告过别做过分的事情,不过打个ki没问题吧,让大姐姐我爱一下。”

经她这么一说,这个毫顾忌的女教授竟然有脸就凑了过来,陈静默数着,调整气势准备在那一瞬间至少狠狠咬破她那因为口红而肉感十足的嘴唇。几秒钟之后,陈静感受到了一阵风,突如其来的灵压居然让她毫举措,有什么人靠近桌面然后就陈静看见的,向着烈焰爱的脸侧挥拳揍了出去。

不算强壮的这手臂却能够迅速地让那个变态教授飞出去很远,并且狠狠地撞向了丽雅身边的工作台。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从另一侧出现的是烈焰爱自己的护卫萧罗斯,亚马逊女战士收起了厌恶的神色转身为陈静穿好衣服,接着再次直起背。

“啊啊,萧罗斯,你怎么会这么的?”烈焰爱震惊地检查了一遍关闭着的通道门,当然这实验室有一半的秘密萧罗斯都是知道的,没理由可以关的住这个护卫。“而且还正面对我的闭月羞花脸发动攻击,你知不知道”

“作为一个职业打手,烈焰爱大人,我只知道某人挨揍的次数够不够。”捏了捏拳头,发出咯咯的渗人声响。不仅仅是受到威胁的烈焰爱,连受到保护的陈静和丽雅也吃了一惊。充满正义感的护卫补充道“烈焰爱大人如果不想事情搞砸,些解开这两个人的药效吧。不然的话”又是一阵强力的咯咯声,护卫完占据了优势。

“水”烈焰爱低声地答道。但是还说的不够清楚因此补充道:“给她们撒点冷水就好了,这是半成品的药没做那么高级的解药。”

护卫走近工作台水池,将魔法蓄水装置打开一点,掬起手掌将水洒出一点。正好泼向身边的丽雅,接着再掬起一圈走过来浇在陈静的肩膀上。果然,两个少女终于从僵直中伸展开来,被封闭长久的喉咙终于通入了完整的气体,这突然让陈静轻咳了一声。

萧罗斯赶忙将陈静扶坐起来,轻轻拍击她的后背,像是对待溺水的人一样。然而,陈静并不会简单的被蔽,她需要解释,所以猛地开萧罗斯的手臂。冷冷地问道:“你是什么人,以为做出这样的补救,我就看不出你们是一伙的了?”

萧罗斯也向一侧退了退,然后认真的说:“实在很抱歉,我是烈焰爱教授的护卫。萧罗斯是我的名字。说是护卫其实外表是为了护卫教授的安,然而这么多年来我大多都在守护教授身边的女生,避遭到变态教授的入侵,尤其记住不要喝她给你的东西,也不要在她发难的时候靠近,这样的招数见得多了就可以防备了,当然对于敌人教授不会给人第二次对阵的机会的。”

“你以为刚才那一拳苦肉计我就信了?玩弄人到了这个地步。想要完认同也很难呢。”陈静左右看看,估算着护卫的距离,估算着丽雅恢复的程度,然后谨慎思考着反击的策略,她可不是一个甘心受到侮辱,又受不白恩情的人。

不过。陈静的思维早就落入了萧罗斯的发言,护卫将手拍上了陈静的脑袋,这个习惯的动作让陈静浑身陷入了的僵直,就连大脑也陷入了空白。这个动作是只有留美子学姐会对自己做的,萧罗斯也感觉到陈静受到了控制。于是接着说:“你已经很坚强了,普通女孩子被这样一吓早就哭成泪人了,而你不是。不愧是受过日照留美子教育的人,但是呢,那个女人从前救过我,你放心相信我好了,比起那个,你应该注意下你的同伙。”

拿开手掌后,萧罗斯让开身子,陈静这才看见坐在原地的丽雅。大小姐抱着长裙下的双膝,原本就已经跌坐在地的身体是挣扎着力的想要站起来,然而并非药物,而是精神上的颤抖让她迟迟法移动。

陈静随即走过去,但是她立刻看清了丽雅红彤彤的双眼,看清了湿漉漉的上身,看清了丽雅自身的颤抖。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陈静立刻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可是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了。”丽雅慌乱地站起身,撑起部的重量压在双掌,然后说出了真话。陈静毫不怀疑丽雅不怕死,但是陈静却奇怪丽雅的表现,她明显是在担心,是在害怕呀。

“我来看看,是不是伤到哪里了?”靠近过去,陈静伸手想要反转丽雅。

然而,丽雅却尖叫起来:“我说我没事得了,比起这个你为什么不去死啊!一副自以为畏的表情像个死人一样躺着,你知不知道我看到的时候”

“莫非,你是在担心我?”陈静疑惑地问道,她真的不敢保证,这个丽雅居然会为了死对头的自己而心神不宁,而且丽雅还哭了。丽雅的嘴巴和身体完是两个不同的成分,所以当听到丽雅这么说,陈静便下意识的看了看丽雅。

果然,银发之下,丽雅局促不安的表情立刻让陈静明白了一切,远比担心自己多的,丽雅一直在忧心陈静的状态。这就是丽雅呢,没有所谓的牵挂,但是却永远法摆脱羁绊,初是挂念候存欣,经过战斗后认真的尊重暗香,接着跟白慈溪确立了关系,原本孤立援的这少女现在看来也并不孤单,因为她现在同样惦记着陈静的安慰。

蓬溪县人民医院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怎么样
常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济宁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新疆治疗早泄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