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仗剑万里 百三十三章 我虐哭他

发布时间:2019-10-23 16:05:02 编辑:笔名

仗剑万里 百三十三章 我虐哭他

元锦上船后,四处寻找岳婵婵的位置,看到正在吃瓜的岳婵婵以及坐在岳婵婵旁边的穆凡时,他眉头微皱,随后又摊平开来。

穆凡拿出千岁兰手帕,递到岳婵婵手里,“西瓜汁滴到衣服上了,擦擦。”

岳婵婵知道元锦来了,笑道:“不。”

穆凡道:“你不擦?”

“呆子,我是让你给我擦。”

穆凡一边帮岳婵婵擦掉裙子上的西瓜汁,一边想道:“为了断元锦的心思,挺豁得出的。”

元锦走到二人旁边,可惜附近已经没有空位了。他对旁边的中年人说道:“刘大人,能不能……让晚辈坐到这里?晚辈……”

这位刘大人是过来人,瞥了眼穆凡和岳婵婵,只道是年轻人争风吃醋,笑道:“好,你坐在这儿,我到别处去。”

刘大人前脚刚走,元锦紧接着便坐下去,笑道:“婵婵,你干嘛躲着我,我有那么可怕吗?”

岳婵婵道:“有,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我朋友晏大哥。”

“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剑宗叶峰叶长老的弟子吧。”元锦说的很随意,与正常结识陌生人无异。

穆凡笑道:“正是,你是?”

元锦道:“婵婵没跟你说过?”

穆凡道:“她有必要跟我说吗?”

岳婵婵接着说道:“没有必要。”

元锦笑道:“婵婵久居“百事明”塔中,涉世未深,容易轻信他人。”

“我还要感谢那座塔,正是因为那座塔,我和婵婵相遇,因塔结缘。”穆凡把手搭在岳婵婵肩上,“你说婵婵容易轻信他人,显然是你不了解她。”

岳婵婵连连点头,咧嘴笑道:“没错,你根本不了解我,还是晏大哥了解我。”

元锦笑道:“知道吗,我一眼就能看出……你们在装。”

穆凡道:“愿闻其详。”

“不用我说,你们清楚。”

岳婵婵抱着穆凡,扭过头对元锦笑道:“随便你怎么想,只要你别来烦我就行。”

“为此你不惜和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男子搂搂抱抱?”元锦道。

穆凡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元锦笑道:“放到十年前,我可能会信,是可能哦。”

他说着离开座位,站了起来,“大好时光,不珍惜是一种罪过。”

“皓魄当空宝镜升,云间仙籁寂无声。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狡兔空从弦外落,妖蟆休向眼前生。灵槎拟约同携手,更待银河彻底清。”元锦吟了一首好诗。诗吟完了,他意味深长的望着穆凡。

岳婵婵握紧穆凡的衣袖,小声道:“扛得住吗?”

穆凡大笑,笑罢,低着头,贴着岳婵婵的耳朵又笑出声,“这世上就没有我扛不住的诗,看我虐哭他。”

岳婵婵下意识的松开手,呆呆的望着穆凡。

穆凡轻咳两声,说道:“元公子这是何意?”

“本公子要和你斗诗,可敢应战。”

“这……这……”穆凡迟疑道。

元锦虽然听到了穆凡和岳婵婵的耳语,但他不相信穆凡能写出比他更好的诗。一个出身镖局的下等人,胸无点墨,竟敢不长眼的乱抢女人。

“不敢?”他盯着穆凡,眼中带着挑衅。

穆凡轻叹一声,“我不想招摇。”

元锦急忙说道:“莫非……你不敢?”

“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诗文……”

“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敢就是敢,不敢就是不敢。”元锦打断穆凡的话,他想激穆凡应战。

穆凡道:“好,既然你非要惹我,那我就应战。”

元锦笑道:“我刚刚已经作了一首诗,现在轮到你了。”

二人针锋相对,早就吸引了船上众人的目光。船上的人年岁都不小,看看元锦和穆凡,又看看坐在一旁的岳婵婵,心里不自觉的就把前面发生的事补上了。

他们都看到了元锦的激将法,也看到了穆凡被激,做出冲动应战的决定。

岳婵婵有些紧张,不由的握紧拳头,注视着二人。

穆凡将双手负在身后,之所以要将手负在身后,不是他想,是他看到好多诗人吟诗时都喜欢这样。

“给我走十步的时间,我定作出一首更好的诗。”他侧过脸对元锦说道。

元锦忍不住大笑,边笑边摇头,“谁给你的自信?”

穆凡伸出五根手指,“五步。”

“好,你说五步就五步。”元锦立即应道。穆凡主动削减时间,对他而言是好事。虽然他不知道穆凡为什么敢说这些大话,但大话说出来了,而且让满船上的人听到了。

穆凡虽有名师,但叶峰没有诗词流传于世,加上他镖师出身,很难有机会接触诗词歌赋。

有人自掘坟墓,元锦觉得自己不应该阻止。

穆凡迈出一步,沉吟一声,抬头看了眼月亮

,又低下头,再次沉吟一声。

元锦道:“莫不是用走五步来拖延时间,如果作不出来就认了,在座各位都是德高望重之辈,不会怪你的。”

穆凡小步快走,向前一连迈出三步。

船上的人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年轻人有真本事,故意用小手段让元锦难堪;另一派认为他就是在哗众取宠。前者很少,后者居多。

虽然想信任穆凡,但岳婵婵找不到信任他的理由,她抿着嘴,似乎看到了穆凡贻笑大方的场景,脸不由的红了。”

穆凡一脚慢慢抬起,轻轻放下,脚尖触地时,诗句已经脱口而出。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他身体一弯,一勾手,将不远处的酒壶勾到手里,仰头喝了一大口。

与将双手负在身后的原因相同,一边喝酒一边作诗看起来更潇洒一些。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更潇洒,他特意洒出来一些。为了让自己更更更潇洒,洒出来的酒他就是不擦。

“啧啧……好酒!好酒!”穆凡手持酒壶说道。

船上的大臣们已经静默了,年轻后生的句加上这潇洒的喝酒姿势让他们收起了轻视。当然,姿势是其次,诗句才是主要的。

穆凡高声道:“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何年……啊!”

他说着仰头喝完了酒壶里的酒,酒水沿着脸颊不向胸前流,转而向上流了。流入发丝中,非常不舒服。

岳婵婵悬着的心彻底放下了,她长出一口气,心道:“想不到你还会吟诗作对。”

成都圣贝牙科医院专家
安顺癫痫病早期症状
赣州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梅州性病医院
武汉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