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雅痞皇上的绝色宫妃

发布时间:2019-06-26 03:01:45 编辑:笔名

正午时分,陆然着一身月白色的家常便服,只带着一个贴身小太监前往君媚的昭德殿。得知陆然今日午时会来宫中用膳,君媚便吩咐着她宫中的首领太监小幸子早早的在宫门口候着。小幸子远远的看见陆然走了过来,跪下来请安后正打算回头向殿里的宫人通报陆然的到来。在小幸子开口的那一刻,陆然阻止了他。“切勿声张,朕自己进去便是。”皇上都开口了,小幸子还能怎么办呢!只是看着陆然远去的身影,小幸子在心里面替君媚捏了一把汗。希望他们家娘娘已经做好了迎接圣驾的准备,别在宫里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好。“来来来……让本宫瞧瞧咱们这能干的月儿在这儿忙活了一上午都做出了些什么好东西?”君媚走到了黄花梨圆角八仙桌面前,细细的看着月儿准备了一上午的精美菜肴。“嗯~咱们的月儿可真是能干,毕竟不能跟本宫这个有孕在身的人比。连皇上和本宫爱吃什么都记着,你这记性可真是不得了呀!”这话在旁人听起来是在夸奖月儿能干,可是月儿心里明白他们家娘娘是为刚才自己取笑她的事情搬回一局呢。所以月儿无奈的摇摇头道:“我的好娘娘,奴婢知道错了还不成吗?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奴婢吧!”月儿说完还微微侧身,膝盖半蹲的向君媚做出求饶状。只见君媚那黑珍珠般的眼珠子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圈后看着月儿:“本宫刚才有说什么吗?哎~本宫现在怀孕了,听说怀孕的人记性可不好呢~”说完还一脸无辜地看着月儿。见她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君媚便开心的笑了,笑的如个孩童般。陆然踏进君媚的寝宫之时,就听见了那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这阵笑声在陆然听来就仿若天籁之声,让被国事困扰了一天的他感到无比的轻松。“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啊?让我们的德妃笑的如此开怀?”陆然的突然到访,让没有任何准备的君媚吓了一跳。“臣妾给皇上请安”君媚赶紧跪下来向陆然请安,陆然上前一步,伸出双手将君媚轻轻地扶了起来。“爱妃怀有身孕,朕特许以后在宫里面这些繁文缛节能免就免了吧!”“谢皇上关心……可是臣妾身为后宫的嫔妃,这些礼节本就应该是臣妾该做到的,不能因为成绩身怀龙胎就恃宠而骄。”君媚都这么说了,陆然还能再说什么呢“你呀,就是这么懂规矩,朕说不过你。那你答应朕以后在朕面前就不用行这种大礼了,这总行了吧?”陆然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君媚,君媚也与他的深情对望。在陆然这种盛情之下,她也就不好拒绝“那臣妾就谢过皇上了。”陆然与精美一同走到了八仙桌面前坐下。“跟朕说说刚才你们在聊些什么呢,怎么笑的那么的开心。”陆然一脸认真的看着君媚,君媚便回头看看在一旁布菜的月儿。听见陆然问的这些话,月儿的脸都红了。君媚便笑道“臣妾想着月儿从小便与臣妾一同长大,如今臣妾都已为人母啦。那月儿也该是到了婚嫁的年龄了。臣妾想着是不是该给月儿寻一位门当户对的夫家好让她风风光光的嫁过去。所以臣妾刚才正在问咱们的月儿心中的理想夫婿是什么样子的,可没想到平时行事风风火火的月儿听到这种问题竟然脸红了,皇上您说这好不好笑?”其实君媚并不是有意瞒着皇上的刚才她们的谈话内容的。而且她们刚才说谈话内容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虽然皇上宠着她,可是毕竟君臣有别,君媚不想让陆然觉得她们宫里面的宫女太监是跟她之间一点规矩都没有,便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如此说来,月儿的确到了该婚嫁的年龄了,月儿是伺候你长大的,又是你宫中的首领宫女,是该嫁个好夫家。赶明儿朕在朝中寻一位有志青年,朕亲自将月儿指婚给他,也算是对你有个好交代了!”陆然此刻的眼神,像是询问着君媚的意见。而君媚没想到她随口的一句话陆然竟如此上心,刚想开口便听到扑通的一声,就看见玉儿跪在了地上。“皇上,娘娘……奴婢不想嫁人,奴婢只想一辈子伺候皇上与娘娘,请皇上恩准。”月儿说的动容,君媚也听着动情。“皇上上能给月儿这丫头指婚,那是月儿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如今臣妾身怀有孕,皇上要是突然间把月儿指婚了,臣妾恐怕一时还不能适应。臣妾恳请皇上能收回成命。”主仆两人一人一句的把陆然给说懵了。“朕只不过随口说说罢了,把你们俩吓的,怎么搞的好像生离死别一样。行啦,你也起来吧”陆然对着月儿说道。“朕知道你们主仆情深,只要你们家娘娘一日未开口,朕不会把你许配给任何人。起来伺候朕于德妃用膳吧。”听见陆然这么说,君媚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她的无心之举,差点酿成一场大祸。月儿于她来说,相当于左膀右臂。她可不愿轻易失去一只胳膊。“来,多吃点。”陆然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君媚的碗中。“朕昨日听见鲁太医来报,得知你身怀有孕,朕心甚喜。只是朕前朝的事情太多,一时抽不时间来看你。怎么样,身子可还舒服,胃口还好吗?这些东西用的惯吗?有什么事情尽管跟内务府说。朕已经交代下去了,你的事情现在就是后宫的头等大事。”“多谢皇上关怀,臣妾与腹中胎儿一切安好!皇上为国事操劳,臣妾只希望皇上能够保证龙体”君媚拿起旁边的青花瓷小碗为陆然盛了碗鸡汤,放到他的面前。“臣妾这边有鲁太医他们照顾,皇上放心便是。”陆然轻轻握住了君媚的手,不再言语。虽然君媚怀有身孕,可是却不像普通的嫔妃怀孕症状那么的明显,反而胃口比平时好了些许。也许是陆然陪在身边,这中午的午膳也吃得异常的香。用完膳后,陆然牵着君媚的手来到了那张金丝楠木的床边。陆然指着那张床。“喜欢朕为你准备的礼物吗?”君媚刚想开口,在一旁的月儿便先抢先道:“皇上有所不知,我们家娘娘可喜欢的紧呢,今天一上午,娘娘就坐在这儿都一直不舍得离开呢!”听见月儿这么说,君媚的脸上拂过一丝红晕。“就你多嘴”说完便转头看着陆然“皇上赏赐,臣妾自然喜欢。”“你喜欢就好”陆然还欲开口说些什么,就见周正阳从门外走了进来,微微福身道“皇上,吏部尚书李大人求见。”陆然轻轻的挥了一下手,“朕知道了,你下去吧。”陆然轻轻地拍了拍君媚的肩膀。“朕前朝还有事,便先走了,你好生休息,朕晚上有空再来看你”陆然在走出昭德殿的那一刻,又回头看了看那张金丝楠木床。既然决定留下这个孩子,那么原先那张充满麝香的海南黄花梨床也就自然不需要再用。不管君媚怀中的是皇子还是公主,陆然都希望他的皇儿能够平平安安的出生!

赤峰好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临沧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潍坊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上一篇:殊途桐归

下一篇:武侠世界大反派